感受到西南方向法阵有问题,他立刻飞到此地,然后施展地遁术,遁到土地下方。

    正在破解法阵的林一凡,并没有察觉这个动静。他还以为安然无恙,没有被人察觉呢。

    当他感受到上方的土地传来巨大动静时,吓得立刻离开原地。

    几秒后,清风门门主到达他刚才所在的位置。

    放眼一看,发现法阵果然被做了手脚,清风门门主当下判断,那个盗贼就在附近。

    另外,这里的泥土比较松,很可能就是那盗贼刚才呆的地方。

    顺着松软的泥土一路寻找,他誓要逮住那个盗贼。

    林一凡能明显感受到,后方有猛兽追击。

    在土地世界里,要想逃命,他只能仰赖运气以及不断往下挖掘了。

    上方布满清风门的大人物,他可不敢往上遁去。

    一直遁啊遁,几分钟后,他遇到了一条地下河。

    当即感谢老天开眼,终于让他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事不宜迟,他立刻进入这条地下河,然后逆流而上,再钻入土地,往清风门边缘地带遁去。

    顺着林一凡遁过的轨迹一路寻来,忽然之间,清风门门主碰到了一条地下河。

    当下他感到不妙。

    因为盗贼进入地下河后,他可没有任何踪迹可寻了,没有踪迹可寻,他就难以逮住那个盗贼了。

    盗贼想出去,肯定要破解法阵,只要他给个心眼,便能感知盗贼的方位。

    于是,他一边在地下河寻找盗贼以及其踪迹,一边用心感应外围法阵的动静。

    经过这一次事件,劫后余生的林一凡,可不敢鲁莽行事了。

    这个方案有点瑕疵,他得想出一个更完美的破解方案。

    于是进入神戒,冥思苦想。

    过了一天,他终于找到一个比较完美的破解方案,能神不知,鬼不觉破解法阵,离开清风门。

    事不宜迟,他立刻出来,到达清风门外围法阵面前。

    也是这个时候,一直顺流而下的清风门门主,改变方向,逆流而上,寻找林一凡的踪迹。

    与此同时,整条地下河,已经不下于一百人了,每个人都在寻找林一凡的踪迹,充斥在各条支流上。

    随着认真勾勒阵纹,林一凡一点点破解清风门的外围法阵。

    几分钟后,他突然在法阵上解出了一个可以容落身体的大窟窿,当即施展地遁术,从这个大窟窿迅速离开属于清风门的地盘。

    破解的时候,没有任何动静传出,破解完的一刹那,法阵会有一丝波动。

    这也是这个方案不完美的地方,但是能逃出去,已是最大欣慰,林一凡不敢过多奢求。

    感受到东北某一处地方的法阵传出动静,正在地下河寻找林一凡踪迹的清风门门主立刻遁往这个方向。

    半分钟后,当他到达这里时,那个盗贼已经逃走,只留下一个容落身体的大窟窿。

    他无比震惊,因为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地破解法阵,没几个人做到,就算是仙帝境的大人物,也难以做到,除非是仙帝境巅峰大人物。

    那个盗贼居然做到了,难道是仙帝境巅峰大人物?

    能有这个胆量,而且法阵造诣如此之高,只有这种人了。

    只是为何追击的时候,他感觉此人的速度并不是很快?难道自己出现错觉了?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那个盗贼应该走不远,此时追击,还有机会。

    于是他迅速从这个大窟窿钻出去,寻找那个盗贼的踪迹。

    与此同时,还发出内音,让其他在地下搜寻盗贼踪迹的长老,一起过来追击那个已经逃跑的盗贼。

    离开囚笼,林一凡可去的地方就多了,再也不用惧怕有人寻来。

    地下和可是绝境逢生之地,于是他继续挖掘,寻找昨天那条地下河,然后再用同样的方法,甩开追击而来的清风门门主。

    虽然清风门外围有法阵,但是地下河的河水依然能流出去,这是设计法阵的时候,清风门祖宗自己弄的,为的是不让地下河成为死水。

    这个设计,正好救了林一凡,林一凡还得感谢清风门的老祖宗。

    追了半天,结果发现那个盗贼又进入地下河,清风门门主郁闷透顶。

    这个盗贼太狡猾了,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所幸的是,藏经阁的经书并没有被盗窃,也不知是那个盗贼傻,还是其他原因。

    总之事情要告一段落了,回去之后,他们得加强安保,加强巡逻,加强法阵,确保这种事不再发生。

    逃出生天的林一凡,从土地里遁出来,进入森林之中。

    这几天一直在地里,差点把他闷出病来。

    以后没有特殊情况,他再也不想这样干了。

    这些日子都是神经紧绷,没有一刻放松,如今重归深林,要好好放松,好好享受来自大自然的馈赠了。

    狩猎一头灵兽,他开始生活烧烤,大快朵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