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李先生,犯不着去刺激这些亡命徒,交给警察就好了。”

    CEO倪梦琴打着哆嗦提醒李白,瓷器不该与瓦片碰,不划算。

    让法律来惩罚这些犯罪分子最合适。

    作为平民老百姓,最好还是不要瞎掺合了。

    究竟谁才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被捆在地上的五个小偷开始怀疑人生。

    安南小偷依旧嘴硬,气急败坏地说道:“你就不怕牵连身边那两个姑娘吗?”

    唰的一下,CEO倪梦琴往旁边躲开一步,随即反应过来,又讪讪的走了回来。

    毕竟打工挣钱,还不至于卖命,女CEO的表现完全是人之常情。

    倒是几个保安依旧站的纹丝不动,他们只是打工的,还不至于牵连到自己,没人会丧心病狂到无差别报复。

    “我身边这两个?”

    李大魔头瞅了瞅清瑶妖女,又看了看洪璃小妖女,一脸好笑的对安南人说道:“随便!请随便,你们可以为所欲为。”

    比起落到老爹老妈手上,一头撞上两个妖女那才叫卧了个大槽,还指不定谁能为所欲为。

    天真单纯的小红鲤好奇的打量着那个安南人,不知道对方找自己究竟有什么事。

    至于青蛟,则是彻底无视,又不能吃,有啥可关注,脏臭骚,光看着就恶心,哪里会有什么胃口。

    “……”

    安南人彻底没了声音。

    别说是开水,就算是熔岩,也休想让李大魔头在意。

    有种别BB,直接放马过来。

    李白看五个小偷不再吭声,他干脆就地蹲了下来,好整以暇地说道:“现在说说你们的名字,现在的常用住址,还有哪些家人和朋友,谁是这次的牵头人,我,洗耳恭听!”

    说着还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好像对方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坦白一般。

    三个黄种人之一没好气地说道:“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你想要报复,就尽管去报复吧!”

    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就当作夜路走多了遇到鬼,全家跟着一块儿倒霉陪葬,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早晚要死的。

    一旦对最糟糕的局面看开,反倒是放下了。

    其他几个小偷挣扎着彼此面面相觑,似乎对眼下的局面完全无能为力,因为李白那些威胁的话,他们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对最后的结果产生任何影响。

    “哟,会抢答了,那么先从你开始吧!”

    李白笑了起来,抬手打了个响指。

    那人微微一怔,浑身颤栗起来,脸上也冒起了冷汗。

    “嗯?”

    李白疑惑了一声。

    他随手用出的催眠术并没有产生效果,对方依然在竭力抵抗。

    这就很有意思了!

    毕竟催眠术并不是真的万试万灵,对于一些意志坚定或者心思纯净的人依然有很大的局限性。

    现在看来,这个小偷的意志强度远胜于常人,竟然硬生生抵挡住了落在身上的催眠术。

    “清瑶,让他开口。”

    懒得再用催眠术去消耗对方有限的精神力和意志,李白没有打第二个响指,直接冲着清瑶妖女勾了勾手。

    “就这样的小角色?至于让奴家来吗?”

    清瑶妖女对这个小毛贼表示看不上,一双妖瞳闪了闪异光。

    地上的小偷不再挣扎,目光迅速变得呆滞起来。

    在破劫境妖王的天赋神通面前,一切心灵抵抗统统都是浮云,连半个回合都撑不下来,当场就被击溃了。

    “姓名?”

    “赵得柱!”

    听起来像是华夏人,不过这种名字却并不止华夏有,亚洲各国都有同样的华夏名字,既有本土百姓,也有华裔,甚至连国王都会有华夏名字。

    “身份证号?”

    “31……”

    华夏人,这一回是实锤了。

    特么又是一个吃里扒外的王八蛋。

    “有没有结婚,好朋友叫什么名字?”

    一旦有了身份证号,家庭信息便毫无秘密,李白也不再细问,反正一查户籍,什么父母子女,全都清清楚楚,甚至连银行存款有多少钱,都能够轻而易举的查到。

    “王思凡……”

    这个华夏小偷不紧不慢的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自己的个人信息全部吐露出来,边上的另外四个小偷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闭嘴!不要说!”

    “啊!快闭嘴啊!”

    “醒醒!快醒醒!”

    他们试图用大喊大叫来唤醒心神被夺的那个家伙,可是却毫无任何效果。

    恍若未闻的家伙依旧自顾自坦白着。

    “哟西!拍下来了吗?”

    李白问完后,望向清瑶妖女的身边。

    洪璃小妖女稳稳的端着手机,打了个OK的手势,将问讯全过程拍摄了下来。

    不止是小红鲤,保安科长戴州也拿着手机,从另一个角度摄制视频录像。

    “下一个,我希望有人能够主动一点儿。”

    李白的目光扫向另外四人。

    黑人骇得快变成白人了,白人几乎快要透明了,都是被吓的,嘴里直咕哝着“魔鬼!”“上帝啊!”……

    另外两个黄种人不断挣扎,试图挣开绳子,远离这个可怕的地方,准确的说,远离能够轻描淡写挖出个人秘密的这些“恶魔”。

    “没人吗?那么我就随便点了!”

    李白抬起手。

    白人声嘶力竭地大吼道:“我们的人不会放过你的。”

    他一脸绝望,自己的秘密一旦无法守住,不仅立刻就会有性命之忧,甚至不用对方出手,昔日那些同伴就会六亲不认的抢先向他的家人痛下杀手。

    只有死人才能保住秘密。

    “是吗?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老实交待吧!”

    李白可没有那么多同情心分给这些未能得手的小偷,这些家伙及家人的死活关他卵事?!

    出来混,都是要还的!

    话音刚落下,清瑶妖女眼中的异光再闪。

    天赋神通就是天赋神通,没有人能够抵挡住青蛟妖王的“灵瞳幻境”,即使是李白自己也不能例外,他所能够做到的只有先陷进去,再从内部打破恍若真实的幻境,没有办法从一开始就可以免疫这种涉及到规则的神通。

    “姓名?”

    “拉瑞·奥利斯·本·杰明!”

    “身份证号或者社会福利号?”

    “……”

    拉瑞·奥利斯·本·杰明,男,现年32岁,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首府萨克拉门托市的人,职业小偷二十年,也就是说,从12岁就开始缀学偷东西。

    有一个妹妹,同样也是小偷,兄妹二人属于一个专业的国际盗窃组织,犯了不少案子,如果被逮住的话,恐怕下半辈子都要在牢里度过了。

    惯偷,有案底,有组织,难怪敢威胁李白。

    “GoodBoy!一边凉快着去吧!”

    李白问完这个白人,望向黑人。

    黑人小偷哆嗦着结结巴巴道:“不!不要!我愿意说,我全都交待,看在上帝的份上,不要对我用那种巫术!上帝啊!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瓜怂痛哭流渧,悔恨交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当女CEO倪梦琴似乎被黑人的忏悔打动时,李白却轻轻拍起了手。

    “很好,很好,你的职业不应该是小偷,而演员,没去好莱坞拍大片,角逐奥斯卡影帝真是可惜了。”

    说着还真是一副惋惜的表情。

    节操对于黑人来说,字典里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词。

    前一秒可以是忠厚老实,或者痛改前非,下一秒却能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挥舞起屠刀,忘恩负义的将刚刚宽恕自己的人大卸八块,最后洋洋得意的又唱又跳,变回了勤劳勇敢的非洲人民。

    “不不不,我说的都是真的,以上旁的名义起誓。”

    黑人表示自己诚恳的眼泪都流下来了,并不是虚伪的装模作样。

    “这里是华夏,上帝祂老人家不在服务区。”

    李白拿出自己的手机,在对方面前晃了晃,亮起来的屏幕顶端果然显示着“中国移动”四个小字。

    “求求你,请不要这样,不要……”

    如果能够跪下来的话,黑人恐怕早就将自己的脑门磕在地上嘭嘭作响。

    丝毫不被所动的李白打了个手势。

    “啊嘞!”

    黑人的痛哭乞饶戛然而止。

    戏精模式被强行下线,变成了未加载任何驱动和程序模块的不设防安全模式。

    名字、个人社会号码、地址、家人、朋友……再无任何秘密。

    即使想要报复李白,恐怕都没有他的动作更快。

    剩下的两个黄种人小偷彼此对视一眼,身形突然剧烈扭动,就像蜕皮一样,将死死绑住自己的麻绳抖落下来,同时一骨碌滚出四五步远,正欲拔腿就跑。

    不见李白和两个妖女有何动作,一阵狂风突然毫无征兆的吹来,将刚刚启动的两个小偷给生生吹了回来。

    “抓住他们!”

    正副保安科长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猛扑了过去。

    这些小偷竟然身怀绝技,被绑成这样了都还能逃脱,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噼噼啪啪……微弱的电光闪烁。

    保安科的一把手和二把手祭出了各自的“法器”,两个黄种人小偷浑身颤栗起来,顾不上再继续挣扎。

    “缩骨功?”

    李白刚才看的分明,那个安南人和另一个黄种人小偷身体关节就像一下子变得柔软和松脱开来,以特殊的扭动方式,从束缚状态中摆脱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