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又一次险些逃脱的黄种人小偷让李白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竟然是有些本事的。

    即使不是缩骨功,多半也是某种特殊的关节技巧。

    “李先生,这些小偷,这些小偷……”

    CEO倪梦琴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自己刚刚看到的这一幕。

    明明五花大绑给捆得动弹不得,却偏偏身子这里扭一下,那里转一下,灵巧的挣脱了绳子。

    “嗯嗯,看到了,很专业的小偷嘛!”

    李白点了点头,小偷嘛,第一会逃,第二会偷,这是吃饭的基本功。

    若是连逃都不会,恐怕小偷也当不久,多半早就被人给打死了。

    “这些家伙……刚才就差点儿让他们给跑了!”

    保安科长戴州和副科长孙寻砾又是满头大汗,他们就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滑溜的家伙,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明明都已经捆成这样了,就算是一头野猪也应该动弹不得吧,却偏偏能够神奇的挣开绳索。

    难不成只有关在密封的箱子里面,才能真正的关住这样的家伙。

    “没关系,让他们跑!”

    李白结了个手印,先后点在了那两个险些逃之夭夭的家伙额头,在他俩身上留下了足以维持一个月的印记。

    如果没有天地规则压制,这个印起起码能够维持一年。

    无论两人跑到哪里,李白都能够感知到他们的方向,在一定范围内时,就像深夜里的灯塔一般醒目。

    两个挣脱绳子,差点儿逃走的小偷里面就有那个安南人,他眼睁睁的看着李白的指尖戳中自己的眉心,一股淡淡的凉意瞬间沁入脑门,脖子后面的汗毛瞬间一根根竖了起来。

    一想到对方刚才让那些同伴从实招来的手段,挨了一记电击造成的浑身肌肉僵直麻痹感就根本不算什么,安南人再也压不住心头的震惊与恐惧,颤声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普通的小小咒术罢了,嗯,按照安南的风俗习惯,可以被称为诅咒或者是降头,这份礼物,你们喜欢吗?”

    戳完两人的脑门,李白好整以暇地重新站了起来,挥了挥手,阻止两位正副保安科长拿着绳子过来将二人继续绑住。

    比起缩骨逃生的花招,有绳子绑住总比没有稍微强上那么一点儿,最起码还能争取一些反应时间。

    喜欢你个鬼!

    安南人又开始继续发抖。

    三个黄种人小偷,只有一个是华夏本土的,另外两个都来自安南国,而且还是师兄弟。

    师出同门更容易取得默契,得手率也相对能够高上一些,但是没想到竟然双双栽在了昆仑妖域公司的生产基地。

    “你抓住我们也没有用,我们还有师兄弟和师父,有成百上千人,他们一定会为我们两个报仇,一定会来找你们的麻烦,让这家企业无法经营下去,直到破产。”

    另一个一直保持沉默的安南人突然开口放狠话。

    通常老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大抵就是这么个意思。

    被一伙成员数量达到成百上千的小偷团伙盯上,换作任何一家普通民营企业,多半也架不住有事没事的“惦记”一下。

    就像正规军遭遇游击队,正面硬刚一点儿都不会虚,但是不可能日夜提防,迟早会露出破绽,被一点点蚕食掉。

    李白却一点儿也没有被唬住,反而淡定地笑着说道:“是吗?那就一起干掉吧!说说你的来历!”

    那个安南人的冷笑声越来越大,最后满脸狰狞地说道:“嘿嘿嘿,呵呵,哈哈哈……既然你想要死,那么我就告诉你,我叫黎……”

    连李白的催眠术响指和清瑶妖女的妖瞳之力都没能用上,两个安南小偷之一就自己一五一十将个人信息和小偷团伙的情报全部交待了出来。

    不止是女CEO倪梦琴,连正副保安科长的脸色都变了,这个坦白可不是想要从宽,而是想要同归于尽。

    有时候真的是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小偷团伙绝对不会放过一个深知自己底细的家伙,如同竹筒倒豆子般将情况全部坦白出来的那个安南小偷打的就是同归于尽的心思。

    “嗯嗯,嗯!很好!”

    李白却一点儿都不担心,他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片刻之后,接通了。

    不等通话的另一头开口,他直接先说道:“我是李白,找吴福生,让她打电话给我。”

    然后直接挂断。

    在东南亚一带小有名气的情报贩子吴福生有着千面人的绰号,并不止是擅长易容术,更是因为有不知多少个真人马甲,谁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吴福生。

    但是这个秘密对于李白来说完全是透明的,琉璃心早就分辨出了神秘的吴福生真正面目。

    两个安南小偷彼此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年轻人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李先生,还是先报警吧!”

    女CEO倪梦琴不想让公司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昆仑妖域公司的生产基地根本经不起小偷们的昼夜袭击。

    别看有专门的保险室对重要生产原料晶露花严防死守,但也没有办法保证十全十美的固若金汤。

    “先等等!”

    李白摆了摆手,表示不急。

    区区小偷团伙,百人又如何,千人又如何,哪怕万人又如何,这里是华夏,不是安南,有种放马过来,华夏地在人多,有的是牢房和劳改农场,在押犯人按百万计,还怕多增长一个百分点?!

    “他们人太多了。”

    见李白听不进劝,倪梦琴一脸忧色。

    李白淡定地说道:“我们人也很多,放心吧,一会儿就解决掉他们。”

    区区安南跳梁小丑,岂敢猖狂,分分钟就能搞定。

    他的话音刚落下,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大魔头并不在意自己的手机铃声是什么,只要能够听个响儿就够了,当发现被清瑶妖女偷偷改成听腻歪的《我是一只小青龙》后,当即随手改掉了,这会儿又换了一首铃声。

    打过来的是一个陌生电话。

    “我是李白!”

    对方没有自报身份,而是直接问道:“你找我?”

    声音是一个中年女子,听起来有三四十岁样子,李白却知道,这是吴福生的真身。

    毕竟他跟对方打过不止一次交道,交易额度并不小,所以早已经升级为VIP大客户待遇。

    在东南亚混饭吃的情报贩子并不止吴福生一家,总体来说需要这一行业务的客户数量有限,新增不多,通常情况下做的都是老客户生意,只有新客户时,才会像安全局带着李白混资历的外勤任务那样做严格的接头。

    发展新客户,争夺老客户,无论在哪个行业都是永恒不变的主题,当竞争激烈的时候,不止会打得头破血流,甚至还有性命之忧。

    “千面人”吴福生不仅改头换面,还有许多代理马甲,不止是防备那些客户和各国政府的打击行动,更是防备其他同行悄悄向自己下黑手。

    “有活儿,接不接?”

    李白与吴福生保持着默契。

    “接,为什么不接?你要什么?我给你九折优惠。”

    吴福生声音立刻提高了一分,这个大客户每次找自己,都是大手笔的买卖,这次说不定又是一笔大买卖。

    李白问道:“雇佣兵做吗?”

    “我这里只卖情报!”

    吴福生在通话中迟疑起来,尽管上次卖给对方一批军火,虽然过手赚了不少,但是业务范围之外弄起来相当麻烦,也托了不少人情,再搞第二次的难度更高,而且会有相当大的风险。

    一旦让那些真正的军火贩子知道她吴福生要做长期军火生意,恐怕立刻就会有一大群枪手四处寻找自己的下落,不把她和她的人打成马蜂窝决不罢手。

    李白提醒道:“代理,代理明白吗?你负责找人解决,不论过程,我只要结果。”

    他才不管对方过几手,赚几手的钱,只要用钱解决问题,统统都不是问题。

    那俩安南人竟然敢威胁大魔头,特么真不知道究竟是他们人多,还是他李白的钱多。

    “嗯!没问题,我做,亚洲的雇佣兵虽然不像欧洲那么专业,但是只要钱到位,不怕死的人多的是,你准备雇佣多少人,要对付谁?”

    吴福生迟疑了一下,不再犹豫,她很高兴,这次又是一笔大买卖,即使是过手抽佣,也依然不止是蚊子腿儿那么点儿。

    “钱不是问题,我要的是结果……”

    李白将小偷团伙的信息口述给了吴福生,以对方的脑子,估计只要听一遍就能准确的记住。

    安南人的问题,自然是交给安南人来解决最好。

    “你,你敢骗我们!~告诉你,我们可不会怕的。”

    清清楚楚听完李白与吴福生通话的两个安南人小偷之一,虽然不知道吴福生是谁,可是当听到雇佣兵的时候,他立刻就有些方寸大乱。

    李白看着对方,好整以暇地说道:“你应该知道,除了华夏以外,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所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