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道友,新书《幻灭无间》已发布。本书败笔很多,甚为遗憾。幻灭会为诸道友书写完整的梦,敬请关注。本书逻辑混乱,用语不当,错别字颇多问题严重,甚为惭愧。新书不会出现这些问题。幻灭,一个真正的至尊梦,沿着梦的方向,踏出一方天地……)

    鱼,隔了一夜,臭味弥漫小小的房间。索然无味鱼,现在味道之浓超出想象。

    盯着鱼前来凑热闹的明亮铮亮的光头汗水涔涔而落,李若冰蹙着秀眉刻意的躲开了老远。

    如果是臭味还能将就,此时这鱼的味道就不能用臭来形容,那是一种闻之令人刹那作呕的味道!

    账房先生笑眯眯的盯着王梦,表情和蔼,不过在石轩看来,怎么都像是一个奸商,不过比起外面那些无忧岛面无表情的众人强多了。

    “王梦客官,是否见过王梦?”

    账房再次开口,石轩既要忍受难闻的臭味,还要忍受这变︶态的问答,实在受不了,站起身拉着明亮就要出去。

    王梦目光冷漠,盯着账房先生许久,忽然微微一笑,拿起筷子掰了一块鱼轻轻咀嚼起来。

    石轩和明亮眼睛都直了,李若冰捂着红唇,不可思议的瞪视着王梦,连一向冰冷高贵的梦涵月,清冷的眸光都起了变化。

    王梦咀嚼少许,忽然叹息道“果然是人间极品。品过方知味啊。先生,王梦再此,不知先生有何赐教?”

    账房笑道“哦,那是老夫认错了,老夫找王梦小友,几位慢用。老夫还要去招待其他客人。”

    账房说完,姗然而去。石轩感觉脑袋有点不够用了,盯着王梦许久,忍不住道“你还是王梦吗?”

    王梦笑笑,道“你认为呢?诸位别客气,吃完还得赶路……”说着,也不搭理众人,把别人看着都难以下咽的索然无味鱼吃了个尽光。

    过了许久,石轩摇摇头,明亮也摇了摇头……

    “轰隆隆……”

    呼啸声震动苍穹,石轩几人感觉无忧岛都在颤栗。众人?大惊,冲出客栈,看到天空中的异象,瞬间呆滞到原地。

    此时的无尽遥远之地,万丈海浪如同一方天幕笼罩了无忧岛,苍茫之上,骄阳不再,唯有一片朦胧的天地若隐若现。

    苍茫之上,还有苍茫。在那无尽虚无中映射出一片奇异的世界。

    那方世界朦胧不测,仿佛是一个个凡尘世界叠加而生。无数生灵在里面繁衍生息,又像是虚无无一物。总之给人以极度飘渺的错觉。

    更为诡异的是,这方世界中在场的每一个人好像都从里面看到了自己!

    “幻海,这是幻海,真的开启了……”围观不少人齐齐大叫,脸色已苍白的极点。

    古老相传,幻海五百年开启一次,那是众灵机缘所在。

    然,幻海临凡,无忧无忧。这是无忧岛流传许久的传说,这一刻,传说突现!

    无忧无忧,经过前贤推测,无忧者,无忧意为破灭。人死道消,还有什么忧愁可言?

    这一刻,无忧岛上空无数道光华冲破苍茫,欲越过万丈海浪,逃离此岛。修道者可以逃离,凡俗,只能在这惊天逆变中等待命运的抉择。

    在客栈门口观望的众人看到其他人逃窜,刚想随他们而动,却又呆在了原地。王梦几人诡异的发觉那些逃到无忧岛边缘的无数道光华竟然在哪里变成了一朵多绽放的烟花,煞是美丽,美丽的让人目眩。却没有一道光华穿透那无尽水幕。

    “无忧无忧,难道真要随着天地轮回永生吗?……”众人惊骇中,不知何时账房先生亦凑在人群中,盯着苍穹轻声自语。

    天地之间,极度压抑的气氛笼罩,仿佛无忧岛马上要隔绝这方天地,不溶于这方世界。水货站在原地怔了许久,皱着眉道“此地不宜久留,赶紧离开为是”

    石轩忍不住道“你这不是废话,没看到空中在放烟花吗?以石某观之,那些人的修为比我们只强不弱,你怎么出去?”

    王梦冷漠的双眸却是闪出一丝光泽,道“大海泛波,无非潮起潮落,麒麟兄可有脱离之道?”

    “水货”苦着脸许久,低声道“老东西让老子的保命的玩意儿今日的出世了,真不甘心啊”

    明亮奇怪的问道“施主,贵府中只有你一人,不知你所说的老人家在哪里?”

    “水货”嘴角抽搐一下,在胸口一阵摸索,在众人的诧异中一个小小的,散发柔和光芒的龟壳被其执在了手中。

    石轩等优点傻眼,盯着小小的龟壳发呆,这玩意儿像极了迷你小麒麟身上背的壳,可那不是元神之物吗?在者,这么点小东西能有什么用?

    水货看到众人诧异的目光,压低声音道“古老相传,幻海开启,无忧无忧。你们想出去,还是想留在这里?”

    众人微微一怔,王梦眼中一丝戾芒稍纵即逝,继而笑道“麒麟兄,外面的世界何其广大,幻海开启,痴情乱流,想必会有大的惊喜。不去看看岂不后悔?”

    水货沉吟少许,点点头在,双手在虚空一划,王梦众人感觉天地一阵朦胧,继而众人已置身一个小船中,泛舟无垠大海。

    大船之下,无忧岛隐隐可见。而虚无之上,万丈海浪盖过苍茫。现在众人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漂浮在苍茫之上,还是沉寂在大海之下。

    这一刻,仿佛天地倒置。大地混乱,天,又在哪里?

    奇异的小船行径许久,四周苍茫依旧,仿佛在原地踏步。石轩怒道“你别告诉我这船是你的龟壳,就算是龟壳,你也让撑开爪子划啊”

    至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的梦寒月宛如一朵清冷的白莲,在漫漫海水中,显得哪样清冷,孤寂。

    王梦盯着梦寒月,忽然道“水月洞天不是天。幻海不是海。师姐,我一直没问过你,长安在哪里?”

    明亮微微一怔,合适叹息道“施主,佛家有言,尘世三千界,界界唯心。纷扰因痴念,得道归长安。这长安乃佛门无上广大之极乐世界。死后才能明悟。”

    “妈的,你直接说长安就是虚幻得了,何必如此虚伪?”水货咒骂道。

    梦寒月清冷的眼眸盯着王梦许久,玉手轻动,幻月神剑猛然出鞘。苍茫间,一道青色的光芒陡然闪现,在这虚无飘渺的天地中宛如降落了一道亘古不现的青色闪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