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之生心里咯吱一声,看向了叶玄,明显这位娇小玲珑的女孩说的是这位少年了,他是怎么看出自己得了绝症的?

    梦之生想到这,有些悲从中来,落寞地说:“是的,我患了绝症——肝癌。”

    “真的是肝癌?听说肝癌也有办法治疗啊,我听说有些人就治好了的。”方咖哩疑惑地问并解释道。

    “唉,也许吧,但是我现在的情况根本无药可救,已经到了肝癌晚期了。去过很多大医院,很多专家名医都束手无策。”梦之生神情沮丧地说。

    “叶玄哥哥,你太神了吧!你就品尝了梦厨师的一道红烧肉,就知道他病入膏肓了。可是,你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治梦厨师吗?”冰糖在佩服叶玄的同时,又生出了慈悲心,想帮帮这位可怜的厨师。

    叶玄自顾自地在夹起一片青菜,吃得津津有味,好像他们几人的谈话不关他什么事似的,他只是坐在旁边的一个闲人。

    方咖哩这时却问道:“请问梦大厨,你这个病医院说还能坚持多久不恶化?”

    “最多一年好活吧!”梦之生说到这,眼里隐隐闪烁着泪花。

    “叶玄哥哥说从你的菜里面尝出了你好像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是这样吗?”冰糖直言不讳地问。

    “是的。这个事说起来话长。”梦之生说着的时候,好像回到了遥远的地方。

    梦之生本是广东人士,从他祖父那代他们家就是做厨师。他们祖上培养弟子很严格,一般长辈会教导他们说,“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基础稳固,长久致富。”

    凡是他们家庭的子弟,从最基本的厨师杂役做起,比如砍柴,劈柴,杀鱼,打扫卫生,反正只要是厨房里的杂事都要会做;再就是认识各种原材料,这里面包括各种菜肴原料和各种作料、调料之类,这是做厨师辨别上的基本功。

    接下来,就是做案板,学案板上的工夫,也就是平常所说的刀工。训练刀工一般要切葱姜蒜之类的调料,还有各种蔬菜瓜果,以及各种荦腥类菜的切法。换句话说,只要厨师需要用刀切的准备的东西,都要经过案板这一道,要把案板练出来,才会把厨子手上的工夫练出来。

    然后,就是打荷。“打荷”又称“打围”“铺案”“掐边”等,在烹饪学上面又称“热菜助理”。其工作内容主要包括调料添置、料头切制、菜料传递、分派菜肴给“炉灶”烹调,辅助炉灶厨师进行菜肴烹调前的预制加工,如菜料的上浆、挂糊、腌制,清汤、毛汤的调制;餐盘准备、盘饰、菜肴装盘,辅助炉灶厨师进行各种调味汁的配制等。

    最后,炒锅。就是看某个菜是怎么做的,菜的做法多了,然后记在心里。心灵手巧者善于归类,然后加以实践。自己炒菜多了,在炒一些菜时就会慢慢地得心应手,有些师傅炒菜时的不传之秘也许就在炒锅时被厨师悟出来了。

    当然,这是说做好大厨的基本的东西。做厨师还要学习蒸菜、面点、雕花等等,杂项很多,但如果能举一反三,则能触类旁通。

    梦之生也是从小就在家族的培养下学习厨艺,在他十八岁时就是当时广东一带着名的年青厨师,可以说是“十八般手艺,样样精通。”他也属于家族年青一代中极为优秀的厨师。

    因为要出师,也就是出外历练。他们家族的青年后生在厨艺到了精通时,就会有家族的长辈传授家族的厨艺绝技,一些独家菜肴的制作,这个没有秘法,一般的厨师是做不出来的。

    在他出师的那年,他除了学到了家族传承之外,这才知道了他的祖上是清朝的宫廷御厨,而历史上着名的“满汉全席”,就是他祖上集天下美肴而制作的,而且后来还制作了相应的菜单流传了下来。只是祖上立下了规矩,忌讳树大招风,小人陷害,一般后辈不到本领成熟,是不会让他知道这个家族相关的大变迁的,以免惹祸上身。

    他们家族有清晰的记载,满汉全席,分为六宴,均以清宫着名大宴命名。汇集满汉众多名馔,择取时鲜海错,搜寻山珍异兽。全席计有冷荤热肴一百九十六品,点心茶食一百二十四品,计肴馔三百二十品。合用全套粉彩万寿餐具,配以银器,富贵华丽,用餐环境古雅庄隆。

    而宴席时分,还会请名师奏古乐声声,用以伴宴,遗风典雅,礼仪严谨庄重,承传统美德,侍膳奉敬校宫廷之周,令客人留连忘返。

    全席食毕,可使您领略中华烹饪之博精,饮食文化之渊源,尽享万物之灵之至尊。蒙古亲藩宴此宴是清朝皇帝为招待与皇室联姻的蒙古亲族所设的御宴。一般设宴天正大光明殿,由满族一、二品大臣坐陪。历代皇帝均重视此宴,每年循例举行。而受宴的蒙古亲族更视此宴为大福,对皇帝在宴中所例赏的食物十分珍惜。

    但正因为他祖上的这份御厨大总的“满汉全席”,使他祖上名满天下,掀开了厨艺史上的新篇章。可惜,好景不长,因为这个菜制的制定,让有些大臣在党派之争时,心生不满,借此抨击御厨此举,这是在助长奢侈之风,让皇帝学坏,贵族娇宠。

    一代风光无比的祖上被打入天牢,后在一些忠臣的保释和力劝下,梦之生的祖上被流放至华夏南方的蛮荒之地,即现在广东边缘以南的海岛。

    所谓“有了技艺好藏身”。在当地没过几年,他的祖上就因为一身出神入化的厨艺得到了当地官府和民众的尊敬和爱戴,他祖上便在又在那里开枝散叶。后几经转辗,他们家族在一些关系的维护下,才举家搬迁到广东省,后来就在那里开餐馆,并且扎根下来,成为当地富甲一方的餐馆业的大亨。

    梦之生继承了家族传承,了解到他们祖上的这些辉煌经历以后,告辞了家人。

    他来到了当时繁荣的广州市历练,就在当时,他在一家大餐馆从普通厨师做起,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不到,就做到了总厨。

    当时,以弘扬饮食文化为宣传点,以广州省为中心,面向全国,举办了一个“华夏名厨第一届大赛”。

    梦之生的遗憾,就是在那儿,为他后来的悲催埋下了种子。